立即开通体验×

只需10秒,即可快速申请开通体验

致远互联官网全新升级,您的专属云端助手

登录后即可进行产品体验,享受售后服务支持。

访客姓名

体验产品、云设计中心、售后服务支持

体验中心

功能、业务、角色体验

服务支持

售前、售后服务支持

注册 登录
首页  >  关于致远  >  致远动态  >  新闻详情

体验产品

  • 大型企业协同管理平台 A8+
  • 中小型企业协同办公平台 A6+
  • 企业信创协同管理平台 A8-N
  • 移动协同办公平台 M3
  • 热门标签

    数智运营:AI-COP将如何重构企业管理软件新格局?
    时间:2023-10-08新闻来源:透镜浏览量:3795

    AIGC到底将会如何改变下一代企业管理软件和企业级协同运营数字化服务?

    自从ChatGPT问世掀起新一轮全球AI技术新革命以来,这个问题就一直是企业管理软件和协同数字化领域绕不开的超级热点。在近日苏州太湖畔举办的协同管理领域年度盛典——2023致远互联协同管理论坛暨第十三届用户大会上,作为行业龙头的致远互联给出了自己的解题方案,正式发布了AI-COP大模型框架和业内首个公文垂直大模型,以及AI工作助手、AI工作站等系列应用产品,并清晰地阐述了AI技术在协同运营领域的应用思想与方向。

    基于致远互联AI-COP大模型框架和公文大模型等一系列首度面世的新品,外界可以清楚地看到,未来AIGC技术对于原有的COP体系将形成三个层面的全面深度AI化:

    一是产品应用层面的AI化,如协同工作智能助手、智能流程助手、公文内容生成等;

    二是基础平台层面的AI化,如AI技术导入低代码平台,成为低代码搭建智能助手;

    三是管理思想层面的AI化——这是基于前两者所衍生出来的潜在巨大价值杠杆,它甚至可能会产生令平台缔造者都意想不到的信创生产力,如人机协同、智能决策等。

    AI-COP大模型框架

    从以上三层“AI化”同样不难看出,如果致远互联的AI-COP最终取得市场成功,它必将加速改变甚至重构企业级协同数字化服务的传统分工协作模式和价值创造与利益分配模式,进而对这一细分赛道的平台商的资本市场底层估值逻辑形成深刻影响……

    重构服务模式:

    平台专注基础设施,把权力和创造力交给伙伴

    致远互联的AI-COP给行业带来的第一个深远的变化,在于它将更进一步深刻改变平台、伙伴与用户之间的服务与分工协作模式,最终形成平台商、伙伴商与终端用户之间的良性互驱、平台能力加速迭代的新局面。

    AI-COP的“平台+生态”模式与传统标准化软件产品模式的主要区别之一,在于二者间产品开发到客户交付过程中0-100之间的分工差异:

    后者模式下软件服务商须要做完0-100之间所有的事情,而前者模式下平台商往往只需做好0-1的平台基础设施部分,也就是终端“共性”需求的那一部分;而1-100之间的应用与方案创新,也就是“个性”需求的那一部分,可以由平台商与伙伴商、甚至是终端用户一起来共同完成。

    其实,以上逻辑,在此前的致远互联COP平台架构上同样也成立,AI-COP所带来的最大不同在于,AI能力作为“共性”需求的平台基础设施被成功搭建起来并深度介入工作之后,后面的1-100之间的“三方分工”又会进一步发生深刻变化:因为有了AI,行业伙伴和终端用户的“个性化”生产力得到了极大解放,他们可能在应用与方案创新的分工体系中承担分量更重的角色;在这一过程中,平台商同样也可以释放出更多的精力去做好0-1的平台基础设施迭代工作——如此一来,就形成了平台商与不同生态伙伴阵营之间的良性循环,此举可以大幅加速AI-COP的平台迭代与进化速度。

    此次大会,致远互联发布的新产品AI工作站,也体现了以上框架逻辑。它就是一个帮助企业和不同角色员工能够安全、便捷、按需地使用AI能力的0-1的平台,而企业根据不同场景可以灵活配置不同的AI专家,并与企业内部应用API进行对接和调用,以满足个性化任务与应用需求。

    基于以上逻辑可以预测,随着AIGC技术在AI-COP平台应用与方案体系中的不断探索和持续复制扩张,作为平台商的致远互联未来可以逐步腾出更大的精力做好0-1之间的事情,更加专注平台底层技术和数字基座的优化与迭代,而将1-100之间的应用开发与方案创新的自主权和价值创造权逐步、更多地交给伙伴与用户,让更懂行业的伙伴基于AI-COP和平台基座和“AI+低代码”能力去开发各种行业解决方案,让存在更高个性化需求的企业终端用户去自由发挥、搭建具体应用,真正意义上实现生态共融共创与平台价值裂变。

    当然,更加专注0-1之间的平台创新工作而将应用与方案创新的自主权和创造力交给用户,并不意味着平台商要逐步剥离1-100之间的使命去做“甩手掌柜”,相反,致远互联会在整个0-100过程中,始终做好伙伴与客户的“靠谱托付人”,在伙伴与用户任何需求的时候,都会及时“Online”出现并迅速“Inside”其中——尤其是对于那些有着自己独立平台的大型央国企及其旗下的数科子公司而言,他们的场景和需求极其复杂,致远互联不仅要提供0-1之间强有力的AI-COP平台基座,有时还需要准备在1-100之间的适时介入,进行全栈式“Inside”使能,以提升他们的方案开发效率和交付满意度。

    总之,再强大的平台商,也不可能懂每一个行业、了解每一个用户,任何一个企业级数字化平台服务商都必须最大限度地调动不同行业、不同区域、不同类型的生态伙伴的力量和智慧,才能实现生态的最终做强做大。很显然,从COP到AI-COP的模式迭代,将为致远互联平台生态的良性、健康生长按下了“加速键”,这是其“平台+生态”战略加速推进过程中所迈出的关键性一步。

    重构利益分配:

    弱水三千需懂得与伙伴共享,平台只取一瓢饮

    平台与伙伴、用户之间分工协作模式的变化,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平台生态的价值创造模式与利益分配模式的重构——这是致远互联AI-COP可能会给行业带来的第二个重要变化。

    无论是从致远互联个体层面来看,还是协同数字化服务行业层面来看,平台服务过程中的协作分工模式的改变表面上看是工作上的重新分配,其背后实质则是价值链的重新分配——而且,在这个价值链的重新分配过程中,有两点需要外界重点关注的是:

    第一,它并不是简单的存量价值的重新分配,而是增量价值的重新分配——伙伴与用户所创造的1-100之间的价值,本身就是平台商之外所产生的价值增量。而且,颇有意思的是,在致远互联的AI-COP生态中,甚至传统意义上经常作为“成本部门”的终端用户也很有可能摇身一变成为“收入部门”,并参与到生态价值分配中。

    比如:本次到太湖现场参会的江西省地质建设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旗下的赣地智慧科技有限公司在演讲分享中曾经提到,本来其角色是引入致远互联的AI-COP推进母公司自身的数智化转型升级,结果在转型过程中赣地智慧将内部数字化转型成果通过致远互联的AI-COP平台封装成方案产品对外提供服务,短短一年内形成了超过500万元的收入——这只是AI-COP生态共创、价值共享的一个小缩影。

    第二,这一价值分配模式在行业里极具吸引力,生态伙伴将分走AI-COP平台生态所共创出来的大部分价值,作为平台商的致远互联反而只是在其中拿走了较少一部分——致远互联打破了固有的“以平台为中心”的利益分配模式,更多地让利生态合作伙伴,实现了更大程度的生态伙伴价值共享。

    第三方估算数据显示,致远互联自身每创造一元收入,大约平台能为生态伙伴带来3-4元的收入,一些在垂直行业扎根更深的企业,一般能够在价值链中分走更高的收入比例。这与很多消费互联网及企业级数字化服务平台商动辄拿走超过50%甚至更高的生态伙伴共创价值的情况存在很大不同。

    众所周知的是,企服数字化市场生态的建设关键在于“聚人”,财聚则人散,财散才能人聚。科学的价值与利益的分配模式,在很大程度上是决定一个企业级软件与云服务平台生态是否能够健康、可持续成长的核心因素之一。更具诚意的利益与价值分配模式,能够吸引更多不同背景的优质合同伙伴参与到生态共创中,实现平台生态“雪球”的越滚越大——至少在这一点上,致远互联走在了行业前列。

    尤其是在COP向AI-COP迭代后,随着AIGC技术在致远互联的产品、平台和管理思想三个层面的持续渗透,今后AI-COP生态伙伴将拥有比原有更大的价值创造空间,这不仅能使平台伙伴更为广泛、深度受益,更为致远互联生态的共建创造了无限可能。

    重构价值模型:

    从平台公司单体驱动,到生态整体规模驱动

    致远互联AI-COP对行业所引起的另一个值得注意的潜在深刻变化,在于赛道级的资本市场价值重心的转移:今后的协同运营数字化市场,作为平台商个体的单一价值权重将逐步下降,而平台背后所隐藏的整体生态的价值权重将逐步上升。

    在企服数字化市场普遍采取“平台+生态”模式运营的新时代,未来不同数字化服务平台之间的竞争已经逐步由原来有平台公司之间的“单挑”,变成了生态整体实力之间的系统性比拼。也就是说,今后的资本市场投资者在解读各种平台级企业数智化服务商价值的时候,不仅要看平台公司账面的单体收入和利润规模,同时也要看平台背后所隐藏生态的整体规模竞争力——因为后者往往决定着平台公司未来的成长潜力和基本盘的稳定性及可持续性——毕竟,在肥沃土壤里长出的小树,有可能会比沙土地里立起的大树更有生命力及成长爆发力。

    按照以上逻辑,致远互联的AI-COP生态所衍生的价值其实是被显著低估的。公开资料显示,致远互联去年的营收规模在10亿元量级,但由于其极具诚意的“去中心化”生态价值和利益分配体系,其背后所隐藏的生态整体规模,可能并不比一些年营收达到20-30亿元的企业级数字化服务商背后的生态整体规模小。

    曾有资深行业人士将致远互联的生态模型比喻成“海上冰山”,这一观点认为,致远互联AI-COP生态的大部分实力都被隐藏在海面之下——也就是说,整体上来看,致远互联AI-COP的整体生态竞争力,其实要比外界看到的“冰山一角”大得多,持续性更强,也有更广阔的商业想象空间。

    此外,在企服数字化市场“平台+生态”模式转型提速的行业大背景之下,另一个值得关注的资本市场价值逻辑变化趋势在于:软件产品本身的价值可能将下降,平台服务的价值或将上升——这个问题可以简单地这样理解:一亿元的平台服务利润,所带来的资本市场估值可能比两亿元的软件产品利润所带来的资本市场估值更高,因为前者有着更高的技术、业务、客户和生态门槛,投资者自然也就愿意慷慨地给出更高的PE溢价倍数。

    理论上,AI-COP战略推进之后,致远互联今后平台服务的收入占比预估会越来越高,是继续将这样的公司当作软件公司来看看待,还是当作企业数字化服务平台,甚至企业数智化基建底座来看待,这是投资者值得期待但同时也需要深度思考并持续关注的一个问题。

    相关推荐